微博的信息呈现格式

 前言:回到七嘴八舌的原始社会

  所谓沟通,就是人们忙着做两件简单事:听别人说什么;自己该说什么。

  有一种沟通,主席台上某个发言人拿着扩音器讲话,身为听众只能在台下窃窃私语,这个叫门户;有一种沟通,大家都可以轮流上讲台上拿着扩音器说话,并且邀请台下的观众评论,这个叫论坛;有一种沟通,大家都回到自己家说话,张贴标语,然后可以任意的去别人家拜访和聆听,这个叫日志,也叫Blog;还有一种沟通,大家围坐在一起,你可以选择收听那些你感兴趣的人,物以类聚,七嘴八舌,这个外国叫Twitter,到了中国叫“微博”。

  一个人说话大家听,是信息的专制;大家轮流说话,似乎是信息的民主;有组织无纪律的七嘴八舌,也许可以算作信息的原始社会。平等,是微博的可怕之处,每个人都有话语权,也有选择聆听的权利。

  微博的任务

  核心任务、扩展任务、外延任务,这三者组成了微博要实现的沟通目的。反射系统由收听和发送两个部分组成,参与者通常扮演倾听者和发言人两个角色。其实这个世界很奇怪,从很小的时候,我们莫名其妙的学会七嘴八舌,聋哑人通常有两个原因产生:一是无法收听,所以不知道所谓发音,虽然发声系统是完好的,也说不出话,很痛苦;二是无法发声,虽然能听得到,但是无法产生反馈,很痛苦。最幸福的莫过既不能收听也不能发声,因为他们完全与声音绝缘。

核心任务包括:

  大家说了什么;其中哪些是“我说的话”,哪些是“别人的话”;在别人的话里面,某个人又说了些什么,谁对我说过什么。
扩展任务包括:

  我是谁;哪些是我喜欢的人;谁在和我悄悄对话;某人对他说了什么;大家在讨论何种话题。
外延任务包括:

  哪些话题是我感兴趣的,哪些人喜欢我;他是谁。

  为了完成这些基本任务,由Twitter首创了一种最简单巧妙的方法:每人一条时间轴。时间轴记录了某个用户所说过的全部的话,你有你的时间轴,我跟随了你,那么你的时间轴也将进入我的视野。

  就这么简单!解决了微博的核心任务,从Twitter风靡到其模式渗透到国内,大家可以发现一个问题,此微博与比微博的交互模式发生不同,是由其解决核心任务的方式决定的,具体表现为呈现格式,也就是英文中的Format,而在解决扩展任务和外延任务的问题上,各家都是大同小异的。

 分析呈现格式的过程中,会映射出很多不同的思路和问题,不仅仅在于交互、用户体验,也包括运营思路和内容定位。Format的不同,也就是微博的差异。

  一条Tweets的格式:叙述、@用户、#标签、Url短地址

  140个字符能解决什么问题?也许真解决不了什么问题,但是的确是通用格式。从概念上,微博只有两种实体:用户和内容。用户与内容之间的联系,内容与内容之间的联系,用户与用户之间的联系,这些实体行为会有N多,如果要为每一种行为定义一个Format,貌似有了章法,但剥夺了用户乐趣。Twitter采用了高度灵活的方法,给用户自定义Format的权力。

@用户

  直接指向一个用户的页面,同时轻松的提取出与用户自己有关的话
#标签

  用一些关键字将所有有关的内容归纳在一起
Url短地址

  一个超级链接,可能是站外的

  Twitter的这种格式,是一种仿生学应用,在人类现实语言当中,基本也采用这类格式,用户的学习成本很低。我们总是在追求那些用户易于接受的方式,这就是体验改善。

  RT开始的转发噩梦

  转发,是Twitter的功能之一,即“将别人的发言张贴到自己的时间轴”,这种转发是原封不动的,且无法增加新内容的。开放精神让Twitter具有高度灵活,用户自发的突破了“原文转发”的形式,RT产生了。

  RT最早来自一些客户端应用,后来也成为饭否这样的Twitter追随者的标准功能。所谓RT 就是在140个字的范围内,采用“我对某人发言的评论 RT @某人:他的发言内容”的形式,在自己的时间轴上建立包含他人内容的分支,同时增加新的内容和自己的评论。RT是人工的复制别人时间轴的片段,以接龙的形式产生言论序列,共同讨论。

 Twitter为什么要坚持原文转发呢?实际上无数爱好者强烈要求Twitter将RT作为官方标准功能,但Twitter坚持“发言的可追溯原则”,所以RT一直作为非官方的格式存在着。RT内容是发言者可以任意更改的,容易产生混淆和篡改;依然有无数的爱好者在140个字的范围内乐此不疲的RT,因为他们不喜欢“原封不动的转发”,更期望说一些什么。于是,国内开发的微博通常包含两个新功能:援引和评论。

  国内微博的“援引”功能
  方块字比拉丁字母更节省字节,若不信,请你将中文版的《红楼梦》和英文版的《The Dream of Red Mansion》一起拿出来放在桌面上,看看那一本更厚实。140个字对有着悠久话痨历史的民族来说,反而略显局促了,特别是在版聊流行的时代,RT捉襟见肘。

  援引功能是要付出代价的,必须给每一条微博记录增加句柄,因为每一条言论都可能要引用别人时间轴上的片段。通过句柄突破140个字的RT局限,让一条一条的言论延续起来,万幸的是,这种引用仅限在原文基础上进行一次,否则,他们也知道会搞出满屏糖葫芦出来。

  援引的出现让280字的大块文章成为可能,140个字的空间留给原创者,另外140个字的空间留给后面的跟进用户。新浪、腾讯、网易,几乎所有中文门户的微薄都在如法炮制,原创发言后面的产生的多个RT分支,布朗运动一样的乱窜。

  援引让一条原创发言可以有N个方向的拓扑,也的确让时间轴丰富多彩起来,但也存在如下的问题:
一旦原创发言被删除,那么后面的多条RT分支就没有了头绪,微博又不允许“关联删除”,会在某些用户的时间轴上留下很多“窟窿”。
因为有“援引”,那么每条微博可能有了身份,要么是“原创”要么是“转载+RT”,这是数据结构上的划分,并非是用户自发的。
RT中的内容还是可以供后续用户任意修改的,从某种意义上说,如果用户想针对某人的发言说点什么,又怕这个人删除原始发言,那么用户就必须采取“在原创的状态下RT”,又回到了Twitter爱好者级的RT应用。

  可以预料,援引功能最初有两个目的:第一,保护原创;第二,给RT以合法地位。但是创建援引功能的朋友忽略了两个问题:第一,所有在用户时间轴上的言论都是原创的,原创是与生俱来的,不需要保护的;第二,即便给了RT单独的存储空间,你仍无法避免用户在RT中修改前文。Twitter是完全看透了这些问题,所以一直没有也没打算增加“援引”功能。

  还有一种可能,国内门户开发的围脖期望更长的篇幅,140个字对他们的话痨用户真的不够用,于是搞出“援引”这样的东西。这一点也被Google直接看透,Buzz貌似是没有字符限制的。

  从 “没有援引”的数据转移到“包含援引”的状态,很容易,加一个句柄;但这已经是一个不可逆的操作了……实际上,这么做已经完全放弃了未来使用更灵活的模式解决问题的可能:因为用户已经产生了带有句柄的数据,你不可能把句柄象盲肠那样割下来。Twitter也很有可能在考虑未来如何研发新的应用,但是不会选择那些没有退路的方法。

  “评论”是根搅屎棍

  人的平等就是言语的平等,“援引”将微博分为两种:原创和RT,这是一个很糟糕的开始,因为一旦有了不平等就会出现更危险的状况:“评论”让用户可以在别人的时间轴上插入内容!

  “评论”的产生是运营思路的结果,新浪微博按照其博客的形式引入名人效应,搞出V用户,既然是“粉丝”,就要学会倾听,当粉儿们@一下自己的偶像,V们就可以完全不在自己的时间轴里加任何东西,而直接在某粉的时间轴加入一条评论。要承认“评论”是一种创造,可以让V们堵住耳朵自言自语的表演。

原创文章,转载请注明: 转载自EPR口碑营销

本文链接地址: 微博的信息呈现格式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